即时新闻
首页> 上访维权> 政府截访> 浏览文章
2022全国两会前各地不断截访访民 浙江升级版“伪造健康码”成截访工具 访民网上求救
时间:2022年02月27日 作者:程敏 新闻来源:中国正义反腐网-《反腐廉政月刊》杂志

       中国正义反腐网-《反腐廉政月刊》杂志社综合讯:(公民记者程敏报道)冬奥维稳刚过,随着2022年全国两会到来,新一波的截访又开始了。全国两会将于3月5日开幕,各地访民不断遭截访, 浙江升级版地方政府“伪造健康码”成截访工具,微信上访民不断发出求救信息。


全国人民群众呼唤2022年全国两会民意热点调查.png

▲全国人民群众呼唤2022年全国两会民意热点调查(图片来源:正义反腐网制作)


甘肃孙金秀进京被截回


       甘肃访民孙金秀于冬奥期间在北京被绑架遣返,冬奥结束后她又到了北京,次日又再次被截回原籍。


       长期在京上访的孙金秀,1月29日在北京遭地方截访人员绑架,后被带回武山县控制在家中。冬奥结束后,2月24日她又趁机回到北京,不料隔日在北京街上准备买饭吃时,被北京警察查身份证,后警察将她戴上手铐,4名保安强行把她推进东华门派出所警车带走。


       访民孙金秀告诉记者,“在东华门派出所被扣押4小时,警察对我又吼又骂,还把我的包摔在地上。4小时后让甘肃武山县截访人员顾黑车把我截走。”


       2月25日中午,孙金秀被带回武山县派出所关押六个多小时后,警方以书面警告方式处理她。她说,“警察说我在1月29日被绑架回家的路上骂黑车司机,说黑车司机是他们政府的维稳人员。”


       “我看这次的黑车车号和上次绑架我回来的车号是一样的,武山县政府在北京和黑车司机成立了截访联盟。”她还表示,“武山县政法委书记、信访局长带领公安及政府人员在北京进行截访,专门拦截信访人员,信访局副局长黎新奎负责高价顾黑车往回拉访民,一个黑车两三万元,到西安再换人换车再拉回地方。”


       目前访民孙金秀被关在武山县的一家宾馆稳控着。


       记者致电武山县村干部姓令先生电话,语音提示电话正在通话中。


       记者致电武山县司法局官员关先生电话,语音提示电话暂停服务。


截访访民孙金秀的黑车北京车牌号为:京Q·U6G91。.png

截访访民孙金秀的黑车北京车牌号为:京Q·U6G91。(受访者提供)


截访访民孙金秀的黑车甘肃省天水市车牌号为:甘E·0739G。.png

截访访民孙金秀的黑车甘肃省天水市车牌号为:甘E·0739G。(受访者提供)


南京吴菊芳出行受阻


       江苏省南京市访民吴菊芳,2月20日在南京南站准备乘车时,在车站前被几名黑社会人员阻拦不让进入车站。吴菊芳向记者表示,“南京市玄武区政府雇佣黑社会人员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,故意将事先准备好的手机扔在地上碰瓷,无恶不作啊!”


       访民吴菊芳无法出行,最后只能回到家中,又再次被监控着。


       访民吴菊芳家中房屋被违法强拆,经诉讼判决,政府被确认违法,但至今不赔偿,却长期安排大量黑社会人员24小时在其门口和社区游荡,使用多种方式限制其人身自由,甚至暴力相向。


       去年10月中,吴菊芳在北京被地方政府劝返解决问题,她回家后就被街道工作人员打断六根肋骨。她投诉后,南京市政府政务服务中心回复称,“经核实工作人员只是在正常进行维稳,不存在殴打问题。”


       记者拨打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综治办主任蒋书余电话,语音提示电话在讲话中,无法接通。


南京市玄武区维稳人员跟监访民吴菊芳。.png

南京市玄武区维稳人员跟监访民吴菊芳。(受访者提供)


维稳人员指着地上砸坏的手机试图诬陷访民吴菊芳。.png

维稳人员指着地上砸坏的手机试图诬陷访民吴菊芳。(受访者提供)


福建张华在京住处被半夜撬门劫持


       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五凤街道访民张华,因家里店铺被强拆在京维权。


       据知情人林先生提供消息,2月17日晚上凌晨,张华在北京市丰台区王佐镇住处,被不明身份人员撬开房门劫持走,于于当日被带回福州市关押在速8酒店8605房间(福州西环北路店,福州市鼓楼区梦山路198号)。


       18日凌晨,张华发消息称两个穿医务人员衣服的人冲进房间殴打他。目前手机关机。


       家属向速8酒店所属辖区派出所报案无果。家属求助网民们帮忙拨打福州市长热线0591-12345呼吁释放张华,保证张华其人身安全。


       记者致电负责维稳张华的五凤街道党书记郑亮电话,电话无人接听。


浙江截访升级版 恶意“伪造健康码”阻止访民上访


       浙江温州访民余来怀家中房屋、土地被永嘉县政府瓯北街道违法强拆征用,长期上访。


       访民余来怀告诉记者,“2022年1月17日凌晨5点,浙江温州访民余来怀自从温州开车去浙江省信访局上访,在省信访局出示防疫码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防疫码从绿码变为黄码(早上在温州家还是绿码)。”


永嘉县政府截访人员在浙江省信访局门口截访访民余来怀.png

永嘉县政府截访人员在浙江省信访局截访访民余来怀(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

       访民余来怀表示,“1月17日上午9点多在省信访局出示防疫码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防疫码从绿码变为黄码(早上在家还是绿码)。就短短几分钟时间,永嘉县信访局李某、县公安局信访办某某、县信访局驻杭办事处戴某某等等以及其他人拦截本人,并被要求跟他们回温州。与此同时,远在温州的妻子吴文燕的防疫码也从绿码变为黄码,街道办事处误以为我们俩人一起去上访,就先把我们的防疫码一起变更为黄码,以达到阻止我们夫妻俩进省上访为目的,实属滥用职权。”


       “与此同时,远在温州家里的妻子吴文燕的防疫码也从绿码变为黄码,街道办事处误以为我们俩人一起去上访,就先把我们的防疫码一起变更为黄码,以达到阻止我们夫妻俩进省上访为目的,实属手中权力“伪造健康码”。话说当时在省信访局门口院子时,吴文燕在温州打电话报警,然后,杭州市省府路派出所接警来到了省信访局门口,一过来就对余来怀进行劝返,并未对余来怀的防疫码为何从绿码变黄码的原因做进一步了解调查,就粗暴认为,只要你是黄码就要跟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返温。当余来怀还在为绿码为什么变黄码这件事讨说法时,省府路派出所两位民警粗暴的把余来怀架出省信访局,并在信访局外面还架着余来怀,在其要求自己走不要他们架着走时才松开。当时旁边有很多人看着,不知情的还以为警察抓罪犯。”


访民余来怀(左)、吴文燕(右)夫妻俩正常“健康码”绿码被地方政府改为黄码,属于“伪造健康码”.png

访民余来怀(左)、吴文燕(右)夫妻俩正常“健康码”绿码被地方政府改为“黄码”阻止上访,属于“伪造健康码”。(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长期在上访的余来怀,1月17日在浙江遭地方截访人员绑架,后被带回县信访局驻杭办事处(弥陀寺路8号)。访民余来怀表示,对防疫码变黄码的事再次报警,有110出警记录一份(杭州市公安局110处警现场处结备案单)“调查情况:出警到现场,并与防疫部门联系,了解到其健康码在永嘉当地列为管控,要求其不得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到当地,本地无法修改其健康码。处警结果:现场由永嘉工作人员将其带回,并作好解释,联系电话13868617792”。


浙江省杭州市110出警记录一份《杭州市公安局110处警现场处结备案单》.png

▲浙江省杭州市110出警记录一份《杭州市公安局110处警现场处结备案单(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访民余来怀要求自己开车回温州去,截访人员强行要其坐地方截访人员的车回温州。让访民余来怀上了一辆牌照为浙C·90NA9的商务车从省信访局旁边一直开到高速萧山服务区,然后由一辆车牌号为浙C·S60X3的商务车转送余来怀到温州,车里有瓯北街道办事处金主任、永嘉县瓯北街道珠岙社区党支部书记郑建武等4人陪同。余来怀当晚核酸检测报告为阴性。


截访访民余来怀的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商务车车牌号为:浙C·90NA9.png

截访访民余来怀的浙江省温州永嘉商务车车牌号为:浙C·90NA9。(受访者提供)


截访访民余来怀的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商务车车牌号为:浙C·S60X3。.png

截访访民余来怀的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商务车车牌号为浙C·S60X3。(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据手机上查询“温州防疫码”界面进入,查询核查情况显示:管控地瓯北城市新区(瓯北街道办事处),负责人:汪长新,电话:68333860。永嘉瓯北城市新区(瓯北街道)党(工)委书记、两新工委书记汪长新利用疫情防控编造虚假信息(变更健康码颜色),知法犯法、违法违纪、实属滥用职权。


永嘉县瓯北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汪长利用手中权力把访民余来怀、吴文燕夫妻俩正常“健康码”绿码被改为“黄码”阻止上访。.png

永嘉县瓯北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汪长新利用手中权力把访民余来怀、吴文燕夫妻俩正常“健康码”绿码被改为“黄码”阻止上访(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永嘉县瓯北街道党()委书记汪长新利用手中权力“伪造健康码”所获荣誉“先进个人”。据浙江在线报道,2020年 11月 11日,汪长新被中共浙江省委、浙江省人民政府表彰为浙江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。


       据北京律师表示,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复杂严峻,零星散发病例和局部聚集性疫情多地频发。在全民抗疫最紧要的关头,故意破坏疫情防控,涉嫌违法犯罪。有北京律师表示,地方政府或者政府官员个人的行为已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。


       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条[妨害传染病防治罪]第五款规定,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、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、控制措施的,属于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情形。对于引起甲类传染病以及依法确定采取甲类传染病预防、控制措施的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;后果特别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
       “根据相关法规,本案涉案人员理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”上述律师指出。


       据知情人陈先生提供消息,“1月27日,浙江温州访民余来怀、吴文燕夫妻俩被永嘉县公安局刑拘至今在永嘉看守所。”


       据访民余来怀家属提供消息,“余来怀、吴文燕夫妻俩被永嘉县公安局刑拘,先羁押37天,然后是否还继续羁押不知道?”


       记者致电负责新冠肺炎疫情管控“伪造健康码”余来怀、吴文燕夫妻俩的瓯北街道办事处党书记汪长新电话,电话无人接听。


网友评论

推荐阅读

受疫情影响 上海咖啡连锁企业Manner陷困境   受上海极端防疫政策的影响,知名咖啡连锁企业Manner咖啡的门店经营陷入困境。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Manner咖啡遇到的问题是全行业面临的痛点。 【详细】

浙江移动手机用户须登记 否则将... | 中国A股近四成企业亏损 11家... | 320万元投资仅剩2千多 北京...

知名饮料汇源饮料再被强制执行8771万   近期,中国知名饮料汇源果汁,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、北京汇源集团开封有限公司、河北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、创始人朱新礼、房孝玲新增一则被曝遭强制执行8771万元(人民币,下同)。 【详细】

湖北潜江清零信访积案通报被指作... | 上海车企4月产量暴跌75% 特... | 时隔十年首现中国土地拍卖场 香...
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

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